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hcs-$虎*~*威$-ahcs

诚交天下朋友,让你满足,让你心动......

 
 
 

日志

 
 

易中天百家讲坛  

2007-05-26 20:4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中天《百家讲坛》又开讲

http://book.sina.com.cn 2006年03月24日 15:56 新浪读书

连载: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   作者:易中天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厦门日报

  这次主讲“三国”系列,将持续一年

  本报讯 (记者 海鹰)继去年在央视《百家讲坛》的“汉代风云人物”系列讲座中掀起收视热浪后,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日前又和《百家讲坛》签约,将在今年为电视观众主讲“

三国”。据悉,易中天的“三国”系列讲座将持续一年时间,他也因此成为了在《百家讲坛》“开讲”时间最长的学者和专家。

  去年4月,易中天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汉代风云人物”。他妙语连珠、充满活力的说史风格,深受全国各地电视观众的喜爱。日前,易中天的“汉代风云人物”讲座讲稿已经由北京共和联动图书有限公司结集出版,《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成为该公司策划的“百家讲坛”系列图书的又一品种。据介绍,该书共17讲,内容涉及汉高祖刘邦、晁错、韩信等人,英雄辈出的时代,纵横捭阖的历史风貌被易教授娓娓道来,相当引人入胜。

易中天妙语说三国

  ? ●周郎就是周帅哥,帅哥都是招美女喜欢的,这时候的周瑜可谓是官场战场情场场场得意,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去嫉妒别人呢,而且被别人气死了,这是不可能的。

  ? ●诸葛亮带了两个小孩子,焚了一炉香,坐在城上,搞起了卡拉OK啊!司马懿来到城下大为惊诧,说这个牛鼻子老道他搞什么搞,城门大开,他开PARTY啊,于是撤军。

  ? ●诸葛亮的空城计其实有很多疑点的,不符合逻辑,你想,司马懿不就是怕他城里埋伏了军队吗?派一个侦察连进去看看,探个虚实不就完了;再有司马懿看到诸葛亮在城楼上神色自若,琴声不乱,说明距离很近嘛,那你派一个神箭手把他射下来行不行?还有,两军的兵力悬殊,你把这个城围起来,围而不打行不行,何至于掉头就走呢?

  ? ●鲁迅说《三国演义》“壮诸葛多智而近妖”,这个妖不是妖精也不是妖怪而是妖人,妖人就是当时那些装神弄鬼、巫婆、神汉这类人,诸葛亮当然不是妖人,诸葛亮不但不是妖人而且也是帅哥。

  ? ●诸葛亮出山时是26岁,1米84的身高,大家想想,他的形象和我们心目中的,和舞台上的形象一样不一样?

  ? ●依我看关羽总有一天会变成爱神,会供奉在婚姻介绍所。因为他对爱情追求也是很执著的。他曾经爱上了一个女人,一往情深,令人感动,可惜后来被曹操抢走了。

  ? ●曹操虽然抢了别人的女人,但他也被别人强占了功劳,在三国演义里面他就被人抢了空城计的发明权。

  ? ●在民间形象中,屠宰业奉张飞为祖师爷,编织业奉刘备为祖师爷,强盗奉宋江为祖师爷,小偷奉时迁为祖师爷,没听说过哪个行业奉《红楼梦》人物为祖师爷的。鲁迅先生甚至说中国社会有《三国》气,有《水浒》气,可见其影响之深入骨髓。

  ? ●奇怪的是剃头匠奉关羽为祖师爷,东汉时候是不兴剃头的是留全发,想来想去无非是剃头匠和关帝爷手上都有一把刀嘛。但关老爷的刀是用来杀头的不是剃头的,我就想起清代的时候剃头匠在门口贴出一副对联来,倒是蛮像关羽的口气,“问天下头颅几许,看老夫手段如何”。我不知道有人敢去剃头不?

  ? ●关羽又被奉为财神爷,民营企业家都供奉着关羽,说他是战神还说得过去,他怎么是财神呢?是不是意味着这所有的财都是抢来的?

  ? 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文化,以文化说人性。

  ?? 记者(以下简称“记”):很奇怪的一个现象,《百家讲坛》这样一个学术性很强的节目却吸引了众多的观众,您的FANS中有七成以上是13岁到29岁的年轻人,怎么看这样的正说风潮与追捧历史的现象?

  ? 易中天(以下简称“易”):历史总是让人惦记的,不论年龄、层次。为什么清宫戏能火爆,因为这些历史剧好接受。但这却并不是真实。大多数观众和读者还是想知道历史的真相,不会满足于戏说。阎崇年先生的《正说清十二帝》就是矫“戏说”之风,之所以大受欢迎,满足了人民要求了解历史真相的需要。

  ? 记:很多观众认为您的“品读”独特,别出心裁,特别是您的大话似的解读方式,您觉得品读中最值得珍视的是什么?

  ? 易:品读的“灵魂”其实就是人性和对人性的解读。文学是人学,史学也是人学。没有人,就不会有历史、不会有文学。所以,文学与历史是相通的,它相通之处就在于人性,历史的事件和阶段都是短暂的,都是会过去的,但是人性是永恒的。所以我说:秦时明月汉时关,不管是秦时的关、汉时的关、唐时的关,这些关都会变,但明月不变,明月就是永恒的人性。所以,我讲历史的方式可以总结成四句话:“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文化,以文化说人性。”最后落脚在人性上。而表述方式只是吸引人的原因,我选择了一种让人更容易接受的方式。选择了贫民的立场。

  ? 记:您曾提出过一个解读历史的概念“妙说历史”,这可能就是很多观众所说的“大话”似的解读吧。

  ? 易:“妙说”与“大话”是两个概念,“妙说”是针对“正说”和“戏说”。正说公信性强,但读来乏味;“戏说”容易传播,却不真实。真实的不好看,好看的不真实,因此只有“妙说”这个方法,也就是历史其里,文学其表,既有历史真相,又有文学趣味。大话并不能概括“妙说”的全部内涵,可能更多指的是使用现代的语言,包括“无厘头”语言。妙说,首先讲者得有趣,有文学修养,有体验历史、品味历史、把握历史情调的能力。

  ? 记:有人把您和黄仁宇、李亚平的书称作“另类历史”,您怎么看所谓的“另类历史”的说法?

? 易:难道只有所谓“一本正经”才是正宗和正统吗?难道非要把历史当作一具尸体,放在解剖台上吗?学术不必是铁板一块,也用不着像计划经济时代那样,只有一种模式,可以有不同的学术的研究、表达和传播的方式,应该百花齐放。我并不主张所有的学者都走出书斋、走进社会和媒体,不主张,也不可能,但也应该有一部分人尝试着去做,完全可以和平共处,各安其是,井水不犯河水。“另类历史”卖得这么好,至少说明,历史不是少数专家自娱自乐的事,而是人民大众的事。

  平民立场、现代视觉、三维结构

  ? 记:您要开讲“三国”,一讲就讲一年,这次的讲座是怎么计划的?

  ? 易:三国,其实是比较难讲,从天下大乱到诸侯割据,从三国鼎立到重归统一。正史记录,野史传说,戏剧编排,小说演义。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评点,不同作品有不同的描述。是非真假众说纷纭,成败得失疑窦丛生。我们给讲坛定了一个十二字的方针:平民立场、现代视觉、三维结构。怎么说呢?首先是把这些英雄当作人,“诸葛亮是人不是神,曹操是人不是鬼”,把他们还原成人,他们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这叫平民立场;其次现在回过头来看历史,总要比古人看得清楚一点吧,我们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从当代人的角度,怎么看待我们的历史;再有是从人物、事件、问题三个维度来结构三国这段历史,比如说到“真假曹操”就是以人物为中心,比如“一决雌雄”,讲关渡之战,就是讲事件,再有是讲问题,比如曹操的用人之道。每一集都有一个悬念,到结尾会引出一个新的悬念,像电视连续剧的结构。

  ? 记:为什么选择三国开讲?三国这段历史究竟有什么魅力?

  ? 易:三国确实是让人神往的,文人的态度是向往,民众的态度是喜欢,文人向往的是三国时代,民众喜欢的是三国故事。

  ? 记:那么真实的三国是什么样子呢?

  ? 易:所谓“历史”就是“过去的事”,也就是“故事”。在一般民众看来,故事是可以随便说的。而在历史学家看来,历史不能随便说。于是,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就有了三种面目。一种是历史的本来面目———“历史形象”,这是史学家主张的样子,比如《三国志》。一种是文艺作品包括小说和戏剧中的面目———“文学形象”,比如《三国演义》和各种“三国戏”,这是文学家的主张。还有一种是老百姓主张的样子,是一般民众心中的面目,我们称之为“民间形象”,比如民间传说和习俗、信仰。这三种形象的差别很大,比如关羽,在《三国志》当中是人,到了《三国演义》就变成了神,到了民间信仰那里,就不但是神,而且变成了财神。

  ? 所以说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三国,我们这个节目要做的工作就是讨论这三种形象。一是要“还原”,就是告诉大家历史的本来面目是怎么样的。二是要“比较”,就是看看这三种形象究竟有什么不同。三是要弄清楚历史形象为什么会变成文学形象和民间形象。“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其实“尽入渔樵闲话”的,又岂止是“六朝兴废事”,又何止“三国事”?那是可以包括一切的历史,正所谓“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易中天,1947年生,湖南长沙人,198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长期从事文学、艺术、美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多学科和跨学科研究,著有《〈文心雕龙〉美学思想论稿》、《艺术人类学》、《黄与蓝的交响———中西美学比较论》(与邓晓芒合作)等著作。近年撰写出版了“易中天随笔体学术著作·中国文化系列”四种:《闲话中国人》、《中国的男人和女人》、《读城记》和《品人录》。

   韩信是待业青年”、“诺,相当于现在的OK”、“朝廷派人去查吴王,也没有发现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嘛”……你听过这样的历史授课方式吗?尽量不用专业术语和文言,而是以讲授者自己风趣的语言翻译正史,融现代语言于古代生活,非常易于接受。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就是用这种手法将风云变幻的大历史从容地表达出来,创造了中国的“麻辣史学”,并在这种形式下塑造出了刘邦、韩信、晁错、袁盎等鲜活的人物形象。许多观众正是受他的吸引重新引发阅读历史、钻研历史的兴趣。易中天主讲的《汉代风云人物》也由此成为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中的一档超人气节目,2006年1月16日,《汉代风云人物》的讲稿结集,《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正式面市,起印15万册。

  2月12日,中央电视台大型人文讲堂“百家讲坛”再次走进这位以“麻辣史学”而著称的学者,从即日起开讲“三国”,他的“麻辣史学”将再次轰动神州。2月8日,本报记者采用网络、电话的形式,独家采访了易中天教授。

  让学者和电视在共谋中传播历史

  记者:往往,人们认为历史事实的传播是历史学家们的事情,在古代,这种传播是司马迁那样的史记官们做的,后来是老师们向学生教授的,当然也少不了利用书籍阅读的方式来完成。目前,电视的普及带来一大堆戏说历史甚至歪曲历史的现象,您利用电视这个特殊的方式,将历史知识和电视传播方式结合在一起,为历史知识的传播与普及做出了一个文化人所做的事,完成了将历史知识传播的途径从精英品读转到了大众普及,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易:“历史事实的传播是历史学家做的事情”这是一个误区,这个误区的形成是近现代以后的事情,这是由于引进了西方学术研究的模式:分科、分类、分专业,划分得非常细。而中国传统学术研究是没有这种分类的,也没有历史学家的概念,只要兴趣所在就可以做,比如苏轼被定义为文学家但他也研究历史。中国传统的学术研究没有专业和分类概念。当然,古代也有专职的史官,但他主要任务是记录当时的事实,而对过去的历史进行研究、传播是大家都可以来做的,不会画地为牢。

  我们不能割裂历史来创造现实,只能在前人给我们创造出来的已经确定的文化氛围、文化环境、文化条件下来进行现实的创造,绝对不能割裂历史,一个伟大的民族、伟大的人物是有历史感的,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定要关注历史。

  过去的很多历史著作实在太艰深了,一般的观众和读者很难接受。历史学家担负学术的责任,他负责的对象是学术界。但是我认为应该有一些人来向大众负责,但这种负责又不是用“普及”能来概括的。我从来不使用“普及”这个词,“普及”是只要把理论变得通俗易懂就行了,而事实上绝非这么简单。我用的是“品读”,我以前出版过《品读中国》,刚出的这本叫《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我认为“品读”是比“普及”重要得多的,“品读”是要去品味、去阅读,能找到里面能给现代人以启迪的东西,这才是最重要的。

  电视是一种很重要的大众传媒,它的覆盖面和传播的效率是其他传播方式无法比较的。作为一个有良知和良心的知识分子应该尽可能好地利用这样一种高科技的、效率最高的文化传播方式。因此,我是赞成和主张有条件的学者走上电视。《汉代人物风云》讲座的成功,让我体会到电视和学者的关系,我以前说过,学者和电视台的对接,做好了是“双赢”,学术扩大了传播范围,电视提高了文化品位;做坏了就是“双输”,学术失去了自身品质,电视失去了广大观众。

  记者:您所说的“品读”主要指对历史事件、对历史人物哪些方面的体悟呢?您的“说史”方式符合了时下大多数人的胃口,您认为这是否代表历史解读的潮流和方向?

  易:“品读”就是对历史人物和事件背后的人性的解读。“秦时明月汉时关”,不管历史怎么发展,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人性”。我怎么能代表潮流和方向呢?(笑)这还是要大家来评判、历史来评判。

汉代是中国历史中的“第一帝国”时期

  记者:汉代的许多历史人物与事件因为时代久远而鲜为人知,您的书一问世就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请问,在中国历史阶段中,您选择汉代的出发点在哪里?您认为它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易:汉代确实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时期,在我看来汉代可以称为“第一帝国”,它给我们留下的影响也是非常深远的,比如现在仍然说汉族、汉语、汉人。但这个王朝的历史久远,鲜为人知,所以在和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合作的时候,选了这样一个不太被大家关注的时代。另外,我当时一个出发点,认为汉代不但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时期,而且是我们民族的一个辉煌的时期。我们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应该回顾我们的辉煌时期。

  记者:汉代对中国人影响巨远,那时候无论从帝国整体还是个人心气都是开阔的,对此您有什么见解?您对电视屏幕一段时间里充满清宫戏怎么看?

  易:汉代是我们民族的一个上升阶段。前边是春秋战国,是民族思想最活跃、生命力最旺盛的黄金时代。春秋战国就相当于西方古希腊时代,马克思曾对古希腊这个童年时代予以很高的评价,我们也应对我们民族的这个童年时代给予很高的评价。汉代是我们民族的成年期,在经历了春秋走向成熟的阶段。这个时期,一方面有青少年的青春活力,另一方面又开始走向成熟。这个成熟主要表现在形成了宇宙观,汉代提出了“天人合一”观念,汉代在哲学上思考宇宙人生;文学艺术上也有很多探索;政治上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帝国制度,为后世的政治奠定一个基础。

  我用八个字来总结汉代和清代的特点:汉代恢弘,清代成熟。因为清代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历史朝代,老百姓会比较熟悉,而汉代就比较遥远了,我想这是电视屏幕清宫戏比较多的一个原因

  现代学者更要具备城市批判意识

  记者:《闲话中国人》《中国的男人与女人》《读城记》《品人录》等书,为您赢得了中国十大城市批评人的荣誉。中国的许多地方还处于农耕文化影响之中,许多学者热衷于牧歌时代的抒情或对以往历史的回顾,而忽视了越来越普及的城市文化。您的探讨与研究是走在城市文化批判前列的,您如何评价自己在城市文化批判、城市性格剖析上的成就与不足的?

  易:在这四本书中只有《读城记》是谈城市文化的,我的第一本历史书是《品人录》,这本书是在我所有的著作中最满意的一部。在未来的时代应该是要实现城乡一体化,在这样的情况下,研究城市化也就是研究我们自己现在和未来的生存方式。由于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在城市化的过程中还处于一种摸石头过河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同时产生了一些弊病,譬如说城市面貌的千篇一律、雷同、相互克隆等等,这就需要学术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前提下,对城市个性的研究和把握我认为是有意义的。

  记者:在您的城市系列批判中,多是南方或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对西部城市的关注很少,而这些地方在城市化进程中更需要您这样的文化批评者中肯的指正,比如银川、呼和浩特等城市,你的忽略是没去过这些地方还是觉得它们缺少您关注的要素?

  易:因为我没有去过,所以完全没有发言权。我对城市研究要求有理性的成分也要有感性的成分,一定要有切身的体会。

  可以没有汉武帝,但不能没有司马迁

  记者:这次您开讲“三国”,我们在《银川晚报》上已经发了消息,我们采访了当地不少人,已经形成一种巨大的企盼。此前,百度贴吧里有个“易中天吧”,您的拥趸者们自称“意粉”(易粉)、“乙醚”(易迷),称您是“超级教授”。能得到这么多读者的拥戴,您感觉如何?有人说您以前讲历史时“反脸谱化”,有人说您“戏说”历史,有人认为您应该第一个先讲讲司马迁,觉得他才是您讲史的源头,您怎么看这些问题?现在的历史学家您最欣赏的是哪一位呢?

  易:这些“意粉”大多应该是观众吧,能被这么多人接受,心里自然是很欣慰的,感谢大家的厚爱。我隔三岔五也会到“易中天吧”上去看看,也确实自己回过帖。

  我曾在陕西电视台《风追司马》现场直播时讲过,“我们可以没有汉武帝,但不能没有司马迁”,司马迁在中国历史中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司马迁又不是合适《百家讲坛》来讲述的人物。因为这档节目面对的是广大的电视观众,挑选人物的时候就要偏重于戏剧性,而不是从一个人物的学术分量和历史分量的角度来判断的。杨洁导演曾拍过电视剧《司马迁》,但收视率却不理想,所以说一个人物重要不一定是演出来讲出来好看。

我最欣赏的当然是黄仁宇了,他的《万历十五年》我认为是极其杰出的作品,在历史解读和写作的境界上我都是非常认同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